東西典藏

宋代考古收藏風潮 - 金石學

金石學是當今考古學的前身,金石學的「金」,主要是指青銅器及其銘文,「石」是指石刻而且主要是指石刻文字。為求將文字資料保存永久而刻於石上,特別是鑄於青銅器上,是古代中國的一種重要的文化傳統。但是這一類文獻在北宋以前並未得到學界足夠的重視。直到宋代才開始快速。主要是因為疑古精神的出現,統治者的推動及空前豐富的金石材料。宋學疑古精神的實質是打破前代對經典的闡釋,重整儒學體系,構建新的道統。

宋初,出於修繕和完備禮制的考慮,統治階層開始向民間徵集古器。在這種政策的誘導下,上至達官貴人下至普通百姓,都竭力搜求古物,形成了一種社會風尚。因此宋代士大夫收藏風氣盛行,而北宋的東京,也就是今天的開封,是全國最大的收藏中心,相國寺為當時最大的古玩市場。然而仔細分析不難看出,正是由於宋代經濟、社會、文化的全面發展和繁榮,造就了當時寬鬆、自由的學術氛圍,金石學應運而生。

宋代金石學代表性著作以歐陽修的《集古錄》和趙明誠的《金石錄》,兩書被稱為宋代金石學的雙璧。

「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間也」這段中學時代國文課本必默寫的名句,出自於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歐陽修,在大眾的認知中,歐陽修是北宋一代文豪,但歐陽修的成就不僅僅限於文學上。歐陽修在北宋時代歷仕仁宗、英宗、神宗三朝,官拜樞密副使(兵部尚書,相當於今國防部長)、參知政事(副宰相,相當於今行政院長)在1061~1066年間與韓琦、富弼共同執政,一人之下、萬人之上,也是二十四史當中新唐書與新五代史的作者,更是詩話(詩文評論)、與金石學的開創者,歐陽修集文學家、政治家、史學家、評論家為一身,在北宋仁宗嘉佑年間是全國政治上與文化上的領袖。

歐陽修所著《集古錄》可以說是金石學的奠基之作。收錄了上千件金石器物,是現存的第一部金石考古學專著。書中所錄器物上自周穆王,下迄五代,對於金石銘刻加以考證,紀錄、考究文物的製造年代、出土年代、辨別其真偽、並補正史書的缺漏,內容相當廣泛且具深度,內容十分豐富。

趙明誠所著《金石錄》背後還有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。趙明誠早在年輕時代他就酷愛收藏金石,後來與李清照結婚後,雙雙以從事金石、古器物等的搜集、整理和研究為樂趣。他們一起去市場上搜集碑帖,甚至脫衣典押也要購買,晚上又一起鑑賞研究碑帖。

金石學培植了他們的夫妻感情,也迫使他們食不吃兩樣葷,衣不穿兩件綢,頭不戴珍珠翡翠,室不置塗金繡花之物,以便省下錢財搜集資料。經過10多年的努力,他們仿效宋代搜集石刻拓本的先行者歐陽修所著《集古錄》的體例,終於著成《金石錄》一書。後金兵來犯,他們來不及出版《金石錄》就倉促舉家南遷,幾經流離失所,趙明誠不幸患病身亡,早年搜集的金石資料盡遭散失。但他們夫妻倆著成的《金石錄》手稿,始終伴隨在李清照身旁。數年後,李清照在臨安(今浙江杭州)重新整理校定,並作《金石錄後序》,將其出版問世。

可惜南宋金兵入侵,戰火紛亂,為了穩定經濟,不少青銅古器被熔鑄成錢幣,而大量士大夫南逃過程中,金石古器難以攜帶,大量文物流離散落。宋皇室南渡後,金石器物來源減少,南宋金石學轉向文字考證為主。宋代金石學「證經補史」的嚴謹學風對清初學者的研究影響至深。

清代學術開創大師顧炎武、黃宗羲等人,都對青銅器銘文有所關注,可以說是清代金石學復興的先驅。清初金石研究側重於石刻,對青銅器的研究很少。自乾隆敕令編纂「乾隆四鑒」,清代青銅器研究逐漸形成風氣。
金石學對考古學的影響也很大,用出土史料佐證文字記載以求得歷史真相。而甲骨文、敦煌文獻等的研究亦是如此,人們先從文字記載上了解前朝文化,待相關實物出土後才得以證明。中國傳統金石學研究的對象——青銅器(及其他古器物)、金文與古代石刻,負載著中國古代文明的大量信息,是無比珍貴的文化遺產,具有重要文化價值與傳承意義。

TOP